来自 财经 2016-12-26 16:42 的文章

我突然就想到

那影子的形状逐渐成形,“小孩”的脑袋越来越大,慢慢整个黑色的影子变成了一个巨头胎儿的样子。
  这……这不是我们在藏尸阁中看到的那只大头尸胎吗!怎么跟到这里来了?难道它一直跟着我们?
  我突然就想到我们在大殿之中也遇到了鬼打墙的事情,心中突然骇然,这东西原本不就是藏在大殿下的夹层里的吗?难道这种突破物理极限的困境,其的就是尸胎制造出来的?
  胖子和潘子也认了出来,胖子咧起嘴巴,对潘子唇语缓慢道:“我……靠,看……样……子,你……家……黑……闺……女……舍……不……得……你……走。”嘴巴动得十分夸张可笑!
  潘子大怒,唇语骂回道:“他……妈……的……你……儿……子……才……长……的……这……样……呢!”
  我对他们摆了手,指了指无烟炉,火光已经逐渐开始暗淡了,等到犀牛角燃烧殆尽,我们真的要万劫不复了,要一次性把这东西搞定才行。
  胖子点了点头,轻轻拉上枪栓,一点一点瞄着,但是枪头上挂了只无烟炉子,实在看着有点慌,瞄了几次枪头都在抖,胖子索性就开了连发。一边的顺子也端起枪来,在微弱的光线下瞄准。
  光线是越来越暗,我急得直冒冷汗,但是他们就是不开枪,我知道是怎么回事,这也代表了胖子和顺子的确玩枪玩得很专业,这里的无烟炉光线太飘忽了,其实头顶上这个东西的位置我们肉眼看出来是偏移的,所以他们才不敢贸然开枪,只有等到火光逐渐熄灭,光线暗淡,影子不再飘动的那极短的时间,才能瞄得准。
  我也不敢说话,就看着胖子的手抖得越来越厉害,潘子在下面帮他托着,上面的影子逐渐又隐入了黑暗之中。

  • 上一篇:必须在七个小时内赶到那个地方
  • 下一篇:几乎缩在了那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