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财经 2016-12-26 18:17 的文章

几乎缩在了那里

一下子我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,几乎缩在了那里,实在没想到三叔会说出这个人的名字来。
  花了好久我才反应过来,结巴道:“怎么可能?”
  “怎么不可能?我们他娘的是表兄弟,当时很多方面都很相似,特别是那个年代,大家穿的、发型,几乎都一样,要说这个事情能成立的话,只有他符合条件。”
  “可是,当时他不是已经死了吗?”我咋舌道。
  三叔很有深意地吸了口气,往后躺了一下,皱眉道:“确实,他当时肯定死了,尸体在发现的时候,已经僵硬了,都泡得涨了起来,那个样子绝对不可能救活,但是,除了这个解释,我想不出其他的办法,可以证明我和那小哥都是清白的。话说回来,运解连环尸体的船,后来也没有回码头,连同那些渔夫一起,这批人就这么消失在海上了,他也算是失踪了。”他顿了顿,又道,“其实,有时候我也想过,自己是不是太小看解连环了。”
  “什么意思?”我感觉到有点心寒,“你是说,他诈死?”
  三叔点头:“我调查过所有人的背景,都没有可疑,我就想到过这一层,会不会解连环当时没死,他潜了回来,和霍玲搭档,完成了这个阴谋。那样,所有的事情都有解释了,不过,当时检查他尸体的人是我,我也记得很清楚,那尸体,绝对不可能是诈死的。所以我后来把这个可能性排除了。不过,现在听你这么一说,我又感觉如果他没死,倒是能解释所有的事情了。”
  我摇头道:“既然你确定他死了,我们就不要去想这个可能性了,这解连环总不是僵尸,那肯定是有别的原因。”

  • 上一篇:我突然就想到
  • 下一篇:看来我们之前推断得没错